株洲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半年扣非净利锐减七成 凯撒旅游核心业务板块毛利率悉数下滑

www.xahq.cn2019-10-26
?

巴塞罗那安东尼奥高迪(Barcelona Antonio Gaudi)的巡演,马德里的海鲜饭,当然还有地中海西海岸的“阳光之城”巴伦西亚的海滩……

GQ实验室的统计数据显示,西班牙已成为第十一个“黄金周”一线城市白领圈子中的第一大参与者。来自中国的最新数据显示,仅在国庆假期前6天,中国移民人数就达到了1045万,其中超过50%是出境游客。该数据一点也不令人惊讶,因为仅在Ctrip平台上,2019年上半年通过该平台签约的人数就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3%。

在投资者看来,每个假期,相关的“航空股”,“旅游股”甚至“电影股”都会记录一波市场浪潮。但是,所有情况都有例外,例如Caesars Travel(.SZ)。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注意到,自2018年以来,凯撒的业绩增速已经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净利润近五年来首次出现下滑,下降了12.03%。 2019年上半年,凯撒旅游实现营业收入34.49亿元,同比下降8.46%,实现净利润6.444亿元,同比下降18.54%。扣减后的非净利润仅为1.754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了76.74%。在人民银行最近发布的《投资时报》和《2019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扣非净利降幅榜》中,该指标排名更高。

最大的股东很容易改变

凯撒旅行社的前身宝商集团成立于1996年,其主要业务是在宝鸡市黄金地段的零售业务。 2005年,宝商集团开始亏损。因此,在接下来的十年中,诸如重新引入股东,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募集配套资金以及更名等行动接come而至。这也成为了今天的“凯撒旅游”。

但是,近年来,凯撒(Caesar)的几次资本运营都失败了。

数据显示,2016年,凯撒大帝前往首都机场的行程崩溃了;随后,由于外界环境的变化,对浙江天天商务旅行的赌博收购也未能完成业绩,商业布局再次失败。益生金福的投资尚未传出好消息。

并购失败,业绩下降和其他原因也导致凯撒主业缺乏增长。一些分析人士指出,不可能排除控股股东忍受凯撒旅游热爱的可能性。

9月24日,凯撒旅游宣布,其控股股东对违反合同的宏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公司股票进行质押,并从9月20日至9月24日被动减持该股份。12405万股。

交易完成后,控股股东合计持有公司股票2.3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73%,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凯撒世嘉及其一致行动持有该公司23.3亿股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8.98%,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凯撒旅游公司还表示,该交易导致该公司最大股东变更,并且可能不排除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未来。

因此,凯撒部门的创始人陈小兵一直受到市场的关注。作为Caesars China的创始人,他目前是Caesars Travel的总裁。陈小兵在中国旅游业富豪榜上排名第二。

2019年9月28日,凯撒旅游发布了13项公告,包括年度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和详细的股权变更报告。市场注意到,最初的Caesars核心,即Chen Xiaobing,Chen Williams和Ma Yiwen,都重新获得了新董事会的提名,而现任董事长Zhang Ling不在名单上。

经纪人分析师认为,最初的凯撒核心重新获得了凯撒旅游的真正力量,可以降低公司二级市场的估值风险,并同时利用公司出境旅行社业务的主动性。然而,《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控股股东真正撤出,它将仍然对凯撒旅游的未来表现产生部分影响。

扣除非净利润下降70%

实际上,在消费升级和出境旅行的背景下,凯撒旅行经历了很长的“黄金时期”。特别是2014年至2017年的四年中,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保持了较大的增长率,年均增长率甚至高达127.46%,净利润的复合年增长率也达到了57.61%。但是,自2018年以来,凯撒的业绩增长放缓,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当年,其营业收入增长率仅为1.67%,达到81.8亿元;净利润近五年来首次下降,下降幅度达到12.03%。

2019年上半年,由于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国际形势的剧烈动荡和汇率波动的影响,佳兆业旅游业实现营业收入34.49亿元,同比下降8.46%净利润6244万元,同比减少。 18.54%。扣减后的非净利润仅为1.754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了76.74%。在人民银行最近发布的《投资时报》和《2019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扣非净利降幅榜》中,该指标排名更高。

此外,今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99亿元,同比减少906.50%。同时,主营商务旅行业务实现收入29.24亿元,同比下降8.61%,主要由于公司日常商务旅行业务的剥离,导致其在华东地区的收入急剧下降。

与此同时,01003010研究人员注意到,由于国内航空公司成本的降低和效率的提高,一些从属航线的转变以及航空食品餐饮标准的调整,导致该公司的盈利能力下降。航空食品业务。数据显示,凯撒旅游餐饮业务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24亿元,同比下降6.37%,毛利率同比下降5.65%。去年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投资时报》的第56条,有可能降低飞机餐的标准,甚至取消飞行时间少于70分钟的航班,或者成为航空公司的长期实施政策。国内几家主要航空公司。

凯撒其他旅游业务的毛利润水平也很差。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旅游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9.24亿元,同比下降8.61%,整体毛利率为12.09%,同比下降1.27%;餐饮业务和物业租赁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9.80%和72.67%。同比下降分别为5.65%和8.63%,这也意味着凯撒旅游集团几个主要业务部门的毛利率在上半年都下降了。

此外,《中国民用航空、行李国内运输规定》研究人员发现,凯撒旅游的三价收费水平近年来也有所上升。自2015年旅游业务增加以来,其销售费用已增加至3.69亿元,同比增长62.99%。在未来三年中,销售费用将越来越高。 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5.28亿元,6.22亿元和7.22亿元。截至2019年上半年,凯撒的旅游销售费用,管理费和财务费用分别达到3.52亿元,1.07亿元和6100万元。 (《投资时报》史宇研究员)

(编辑:李春晖)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