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西安婚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人生故事 >

境外5处房产受贿2亿多,看红通人员彭旭峰的逃亡人生(2)

时间:2019-07-10 16:41 点击:
据彭耀峰证言,他利用与彭旭峰的特殊关系,通过向轨道交通合约部部长陈某打招呼以及介绍贺某江给严实认识并一起围标等手段,帮助严实及其合伙人承接了长沙地铁轨

  据彭耀峰证言,他利用与彭旭峰的特殊关系,通过向轨道交通合约部部长陈某打招呼以及介绍贺某江给严实认识并一起围标等手段,帮助严实及其合伙人承接了长沙地铁轨道一号线机电工程01、06标段,另帮助严实承接了长沙地铁一号线“地面四小件”工程。

  彭耀峰承认,他收受被告人严实贿赂的事实都主动告诉了其兄彭旭峰,二人商议收受财物一人一半,由彭耀峰对严实等人获得工程项目提供帮助。在贺某江、严实等人为减少竞争对手,提出设置报名门槛时,彭旭峰表示同意并指示下属陈某对严实予以关照。

  岳阳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严实为中得长沙地铁工程项目,打通关系、送交贿赂款,从中获得15%的股份,在共同行贿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

  其司机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入狱

  除了一大批同彭氏兄弟有着权钱交易的老板纷纷落网,彭耀峰以及彭旭峰的司机雷铁山利用彭旭峰担任长沙轨交集团一把手的影响力,为单位和个人等事项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受到检察机关的审查起诉。

  今年3月,岳阳市人民检察院对外发布公告称,依法对彭耀峰受贿、洗钱案提起公诉。

  据岳阳市人民检察院方面称,2018年12月26日,岳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彭耀峰受贿、洗钱案提起公诉,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至2017年,被告人彭耀峰伙同其兄彭旭峰(另案处理),利用彭旭峰担任长沙市住建委副主任、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承揽工程、承租土地、设备采购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共同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2.2亿元,被告人彭耀峰还按照彭旭峰的安排,通过其实际控制的他人银行账户,将彭旭峰受贿所得人民币3889.8856万元分别兑换成美元、欧元、澳元转移至境外,其行为分别触犯受贿罪、洗钱罪。

  2018年6月,据媒体公开报道,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一审对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公共关系部外联科原科长、彭旭峰的司机雷铁山作出判决:被告人雷铁山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追缴被告人雷铁山受贿赃款32万元,上缴国库。法院查明,雷铁山于2014年至2017年期间,利用其担任彭旭峰司机的影响力,为请托人陆某谋取不正当利益,三次接受陆某贿赂共计人民币32万元。

  此外,与彭旭峰案紧密相关的还有曾任娄底市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的彭旭峰的妹妹彭力。彭旭峰外逃的2017年9月,娄底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宣布免去彭力娄底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检察员职务。

  2017年唯一外逃的副厅级干部

  彭旭峰,娄底双峰人,2010年8月,他以长沙市建委副主任身份兼任长沙轨交集团董事长。2015年4月,彭旭峰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肩挑”,成为长沙轨交集团一把手。

  2017年3月3日,在调任湖南基础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职务前,彭旭峰在近7年时间一直担任长沙市属国有独资企业——长沙轨交集团一把手。

  据长沙轨道交通集团官方微信号“长沙地铁”当时公布的信息,彭旭峰在上述干部任免会议上曾表示:“长沙轨道已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成为我永生难忘的地方……2010年8月16日,我从市住建委来到长沙轨道工作,一转眼就是6年多时间了。2300多个与大家共同奋战的日日夜夜,从红花坡到杜花路,从‘地铁元年’到‘换乘时代’,从地铁建设到地铁运营,从企业文化到经营开发,一幕一幕仿佛就在昨天。”

  2017年3月15日,长沙市纪委公开发布了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长沙城市建设开发公司总经理吴文超进行纪律审查的消息。该案牵扯出彭旭峰以及其亲弟弟彭耀峰人在工程承揽、土地承租、设备采购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线索。

  由于担心长沙市纪委拔出萝卜带出泥,彭旭峰托人四处打探消息。3月22日,长沙市纪委吴文超专案组在调查中,发现了长沙城市建设开发公司离职人员曾某某跟彭耀峰之间的利益勾结问题,迅速对彭耀峰采取了措施。

  收到弟弟被纪委调查后,2017年3月24日,彭旭峰由长沙黄花机场乘坐国际航班仓皇出逃,经停香港后,飞到了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后逃往美国。

  为强化震慑类似彭旭峰这类顶风作案、影响恶劣的外逃人员,2018年6月6日,中央追逃办发布公告,向社会各界公开了彭旭峰等50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有关线索,此次公告在数量、信息上再升级强化了曝光震慑力度,使彭旭峰、戎生灵、闫波、刘富才等中央追逃办挂牌督办的重点案件外逃人员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他(彭旭峰)是2017年,中国外逃国家工作人员中,行政级别最高的一个。2017年,4人(国家工作人员)外逃,他是唯一的(副)厅级干部。”2018年,一位纪检部门官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中国经济周刊》见习记者 郭志强 | 长沙报道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