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西安婚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爱情诗歌 >

莎朗·奥兹:诗歌贴近痛苦又通往爱情

时间:2019-06-12 04:55 点击:
去年,71岁的女诗人莎朗·奥兹(Sharon Olds)凭借诗集《雄鹿的跳跃》(Stags Leap)摘得美国普利策诗歌奖。莎朗·奥兹1942年生于旧金山,在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接受教育。她的第一部诗集《撒旦说》(1980年)获得首 届旧金山诗歌中心奖。第二部诗集《死人

  去年,71岁的女诗人莎朗·奥兹(Sharon Olds)凭借诗集《雄鹿的跳跃》(Stags Leap)摘得美国普利策诗歌奖。莎朗·奥兹1942年生于旧金山,在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接受教育。她的第一部诗集《撒旦说》(1980年)获得首 届旧金山诗歌中心奖。第二部诗集《死人和活人》又为她赢得国家图书批评家奖。而诗集《雄鹿的跳跃》先后获得久负盛名的英国T.S。艾略特奖和普利策诗歌 奖,使她的声誉如日中天。

 

  在当代美国诗歌界,莎朗·奥兹是一个颇有争议的诗人,尽管她的诗集销量不错,很受读者欢迎,但长期以来,她几乎被批评家众口一词地指责为自恋和 肤浅。肯·塔克在《纽约时报》书评里断言,“对于一个作家,她最好的诗表示出强烈的观察力量,奥兹花费太多时间捕捉自己的情绪温度”。赞扬者如史蒂夫·哥 维却强调,奥兹“已经成为美国诗歌里的一个中心存在,她的叙述和戏剧性力量以及她作品的意象派派头,为她在广大公众里仍然读诗的小部分当中赢得了大批追随 者”。

 

  奥兹的作品被视为继承了惠特曼颂扬身体的传统,而且对她来说,身体是一个存在的凭证,肉体经验是身体接触和形成主要人际关系的首要模式。奥兹的诗歌从身体出发,汇聚其所有的快乐和痛苦,所以特别容易引起女性读者的共鸣。

 

  奥兹写道:“诗歌更忠实于感觉的现实真实,比任何一种散文更忠实。”她在采访中谈到自己的诗歌宗旨:“我认为我的作品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我不 是一个思想家……我写我察觉到的、我推测到的。这不见得简单……但它是关于平常的事物——关于事物、关于人的感觉。我不是一个知识分子,我不是一个抽象的 思想家,我对平凡的生活很感兴趣”。她补充说,她“只是作为一个普通观察者、生活的人和有感觉的人,让体验通过你用钢笔写在笔记本上,通过手臂,出自身 体,到纸页上,避免失真”。

 

  乔尔·布劳威尔在《纽约时报》上描述奥兹的写作:“奥兹从她的家庭浪漫史中选择激烈的时刻——通常涉及暴力或性或两者——那么它们在相反的方向 延伸,在如此着迷的细节中表现它们,因为她的亲身经历,它们似乎是完全独特的,而与此同时,她使用比喻来强调它们的普遍性。”比如在《螃蟹》一诗中,奥兹 这样写到:“……一大堆螃蟹像一个/十字架,在母乳和肉食之间。背部/甚至呈现一个完美的/毁坏的乳房的形状,竖起的鳞片/雪白,像肉质的菊花,/…… /看见她在厨房,给肉剥去壳,她的/手臂屈伸——她像一个/鱼鹰,野蛮、熟练地撕裂/肉,活出她害怕和想要的生活。”诗人将人类剥夺其他物种生命的血淋淋 的场面呈现在读者眼前,其中却饱含着母爱亲情。冷酷而热烈、凶残而慈爱、甜美而辛辣,种种复杂的感觉搅拌在一起,耐人寻味。

 

  诗集《雄鹿的跳跃》以系列诗歌的形式,讲述了离婚的故事,其中有爱的束缚、性、悲伤、记忆和新的自由,尖锐而辛酸。莎朗·奥兹向读者敞开心扉, 以明智而有说服力的讲述带着读者穿越她婚姻终结的那段时光,分享被爱人忽视的感觉。诗歌中,令人惊讶的身体结合仍然存在于正在分手的夫妇之间,丈夫的微笑 和他身体的姿态最终都消失了……奥兹将这些情形赤裸裸地呈现。面对一起生活了30年、如今却爱上另一个女人的男人,奥兹自信、勇敢甚至慷慨大方,她在《雄 鹿的跳跃》一诗里写到:“当任何一个人逃脱,我的心/跳了起来。即使被逃脱的是我/我也一半站在逃脱者的一边。”个中心态五味杂陈,虽矛盾纠结,但始终不 失宽容和优雅。

 

  《雄鹿的跳跃》中借某张加州葡萄酒标签画里的一只雄鹿来比喻离异的丈夫,非常贴切。将花心男人与雄鹿相提并论,不无嘲讽之意、幽默之感。诗中雄 鹿跳跃,为追逐异性纵身飞腾,急迫而又仓促;间或驻足伫立,回首反顾,似乎旧情难忘;偶尔踌躇不前,踢踏四蹄,惆怅而迷惘。诗歌节奏明快,疾转回旋如一首 小步舞曲。

 

  奥兹的诗歌继承了意象派传统,注重意象和音乐性,并且融入了复杂的叙事技巧和浓郁的抒情色彩。她的诗具有鲜明的节奏、生动的意象,层层推进的戏 剧性情节和强烈的情感。大卫·莱维特指出,奥兹的“诗歌专注于意象的首要地位,而胜于环绕它的问题,她最好的作品呈现出抒情的敏锐,其中有净化,也有救 赎。”

 

  艾略特奖最终评审团主席卡罗尔·安·达菲评价诗集《雄鹿的跳跃》说:“这是她的成功之书。在她的悲痛里有一种风度和骑士精神,标志着她成为一个 世界级的诗人。我总是说,诗歌是人类的音乐,在这本书中,她真的在歌唱。她从悲痛到恢复的旅程是如此美好的践行。”奥兹极具推进力的诗行和她富有魔力的意 象充满活力,创造出了一个新的音域——有时急速迅猛,有时陷入深沉的冥想。她的严峻既贴近痛苦又通往爱情,创作出出色的、最强有力的诗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