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西安婚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友情文章 >

俞邃:友情逾越半世纪

时间:2019-06-12 01:41 点击:
友情逾越半世纪

  我是一位年届八旬的老人了。我和俄罗斯的故事,多半是绵延半个多世纪的老故事,但这些故事让我珍惜,令我难以忘怀,不禁使我联想到中国人民与俄罗斯人民世世代代友好相处的美好未来。

  铭记——莫斯科的桩桩好事

  第一件事,发生在1958年。我第一次到莫斯科,是1958年9月16日。当时我去捷克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格公干,路过莫斯科。我们乘坐的是ТУ-104飞机。我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我先上的飞机,透过窗户看到手持拐杖的中国地质部长何长工送别苏联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学家、地质部长安特列诺夫(Антренов),他们握手拥抱,气氛非常热烈。安特列诺夫部长进机舱之后,座位就在我的对面。我喜出望外,又有点紧张。我腼腆地第一次用俄语与这样的外国大人物交谈。他温和地打量着我这个20岁多一点的后生,询问我的经历,完全是一副慈祥长者的样子,让我感觉亲切。我还在日记中记载,ТУ-104飞机大而稳,我没有丝毫不适。到伊尔库茨克天气变冷,奥姆斯克更冷。抵达莫斯科是下午4点25分,北京时间为9点25分,时差5小时。

  下飞机之后,我由使馆接待人员梅文岗引领,住进机场附近的一个旅馆。我好奇地观赏周围的风光,感觉特别新鲜,建筑装饰别致,人们穿着讲究,相比北京,给人以繁华的景象。当晚我去餐厅进餐,一位中年女服务员绽露“阿姨”般的神态,提醒我先要脱去大衣和帽子,并帮我挂好。这让我首次领教了俄罗斯人的高雅文明习惯。

  我到达布拉格之后,时隔一个月,10月 17日,据说也就是我曾乘坐的那架ТУ-104飞机,在从北京开往莫斯科时失事。由著名文学家郑振铎先生率领的中国访阿富汗、阿联文化代表团10人,外交部、外贸部负责干部6人和外宾49人,不幸遇难。听到此噩耗我们大家悲痛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第二件事,发生在1960年。这年1月1日,我因事从布拉格去莫斯科,元旦的钟声是跨越边境时在火车上听见的。到达莫斯科之后,我想去莫斯科大学看望朋友。我第一次自己乘坐莫斯科的公交车。我手头兑换的卢布是大票面的。我在车上掏出卢布准备买票,有点不知所措。一位站在我身边的小学生,大约10岁多一点,见此光景,毫不犹豫地主动拿出零钱为我买了一张车票。我惊异而又感激地看着他,急忙还他钱,他摇摇手,说声“再见”,就快步下车了。我目送他的背影直到被人流阻挡。此事已过去54年了,这位小朋友的形象一直在我眼前浮现。我时不时想起他,时不时与亲友谈起这件往事。算起来这位小朋友如今也该年过甲子啦!我还幻想过,如果当时有他的住址存着该多好,我一定会利用后来多次去莫斯科的机会,设法找到他,报答他!

  第三件事,发生在1986年。那年的5月,我到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工作。按照规定和工作需要,所有一般年轻馆员都要学会开车,而我的年龄和职务,属于可免之列。我的年轻同事们都在兢兢业业地学开车,其中就有高玉生(当时是三等秘书,后来成为中国驻土库曼斯坦、乌克兰等国大使和上海合作组织副秘书长)。有一个假日,他兴致勃勃地开车,带着我,到莫斯科的奥林匹克村去参观并购物。半路上,一只车胎破裂憋气了,由于他是生手,并没有察觉,仍一个劲儿地朝前奔驰。后面一位驾车的俄罗斯工人师傅叫嚷着提醒,我们却没听见。这位师傅一直跟踪我们到目的地,开始我们颇觉诧异,但见他手指着我们憋气的车轮说:“你们看,好险呀!”我们这才恍然大悟,真是惶恐不安,感激万分。他二话没说,动手帮忙,将备用车轮换上。然后,他似乎也如释重荷,微笑着与我们握手道别。

  第四件事,发生在1999年。我的夫人施蕴陵,北京大学教授,一直没有去过圣彼得堡。1999年9月我们到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参加国际学术活动,一位在圣彼得堡工作的朋友邀请我们去那里看看。他委托一位俄罗斯司机鲍里斯师傅带领我们游览。这位经历过卫国战争、年近60岁的朋友,想尽办法让我们多看多转,陪伴我们参观了夏宫、皇村一带所有名胜古迹与景点。他为人质朴,做事勤快,态度温和,给人以极大的愉快。据说第二年他就退休了。我想,他的行动恰恰体现了俄罗斯劳动人民对中国的真切友情

  庆幸——难得会见加加林

  1961年4月12日,尤里•加加林胜利地完成了人类破天荒的宇宙飞行。这一天被定为国际宇航节。加加林实现宇宙航行的当月,访问了原捷克斯拉伐克首都布拉格。加加林给我们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正是在这个时候。一连串的事情是我和夫人共同的或分别的亲身经历。

  当时,我在布拉格的国际刊物《和平和社会主义问题》杂志编辑部工作,我的夫人在莫斯科苏联科学院化学物理研究所进修。4月12日加加林登上太空的同一天,我的夫人乘坐ТУ—104飞机前去布拉格探亲。4月27日-29日加加林访问布拉格,我俩一同参加了欢迎仪式,共睹了这位轰动世界的传奇人物的风采。4月29日我的夫人与加加林同机返回莫斯科,本子上留下了加加林的签名。机舱内没有其他中国乘客,于是,加加林的签名被作为一位中国人的独家珍贵文物保存至今。(见附件一)

    

俞邃:友情逾越半世纪

    

  我在日记上曾经这样记载:“4月12日 ,吾妻来布拉格的当天,苏联空军少校、年仅27岁的尤里•阿历克谢维奇•加加林,驾驶‘东方—1号’飞船,飞向距离地球三百多公里的太空,绕地球一周,历时108分钟,胜利地完成了人类破天荒的宇宙飞行,开辟了人到其他星球去旅行的新纪元。这确是一件特大喜讯。”日记中还写道:“当天下午,编辑部举行隆重集会,庆贺世界上第一位宇航员加加林的辉煌业绩。会议由主编阿历克谢•鲁缅采夫院士主持,编辑部全体成员出席。鲁缅采夫和即兴发言者情绪都非常激动,一致强调指出这一史无前例壮举的伟大意义。”关于加加林这次宇宙飞行,事后知道,也曾遇到过险情:在返回地面进入大气层时,乘坐的下降装置无法与飞船分离,周折了10多分钟才得以脱离危险。

  布拉格人群欢迎加加林的盛况,我在日记中也曾有所描述:“4月27日,布拉格春光明媚。加加林应邀前来布拉格访问,这是完成宇航后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成为轰动世界的新闻。捷克斯拉伐克人民欢喜若狂,人群挤满大街广场,到处是加加林的画像和‘加加林万岁’的欢呼声,布拉格沉浸在旗帜和花束的海洋之中,比欢迎外国总统还要隆重热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