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西安婚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情感故事:不要和陌生女人说话

时间:2019-06-12 00:58 点击:
“陌生的就是新鲜的,新鲜的就是激情的,和陌生人大胆地去相爱吧。”有一天黄昏,我在收音机里听到女主持人嗲兮兮地说出这段话,我居然没有反感,还乐不可支。就从那个黄昏起,我突然决定,如果我还会与人相爱,那么这将是陌生人与陌生人的爱情,而绝非为

  “陌生的就是新鲜的,新鲜的就是激情的,和陌生人大胆地去相爱吧。”有一天黄昏,我在收音机里听到女主持人嗲兮兮地说出这段话,我居然没有反感,还乐不可支。就从那个黄昏起,我突然决定,如果我还会与人相爱,那么这将是陌生人与陌生人的爱情,而绝非为婚姻准备的爱情。也就是说,让爱情保留它的神秘,只是相爱,不去了解。

  所以,当敏儿突然呈现在我的面前,一切都顺理成章。

  那天下着很小的雨,在公交车的站牌下,很多人机械地打着雨伞,但有一个女人例外,她提着一个黑色的手袋,一袭黑衣,任游丝般的雨缠上她曲线玲珑的身体,当然这很好解释,她没有带伞。

  我从街的另一边向这个站牌走过来,和多数人一样我也机械地打着一把雨伞。远远的,我就看见了在人群中没有打伞的敏儿。我的目光与她有刹那间的接触,准确地说是交锋。我想,我的眼神也许有我自己也未觉察的热烈,而敏儿,或许是因为一身的黑色和黯淡的天光,遮住了她心底的一些真实,表面上看去,她的目光是不动声色的。

  这个陌生的女人吸引了我。

  雨在突然间大了起来,这时,我已撑着伞站到了离敏儿很近的地方,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我居然开口向她打招呼,并且试探地向她微笑。

  她的反应,令我有些意外。,像有的女人,面对陌生男人的招呼,通常只是嫌恶地躲避,或者用莫名其妙的眼神来应对,面对我的主动,敏儿只是以一种淡淡然的神情看了我一眼,虽然我无法猜测她眼神后的东西,但我却有足够的兴趣来琢磨这个陌生的女子。

  然后,更出人意料地,敏儿走到我面前,她的表情很自然,并用耳语般地声音说:可以躲到你的伞下吗?这个时候,我有如获大赦的感觉,因为终于有很正当的理由,向她明确地微笑,在伞下为她留出足够的空间。

  在那一刻,我和这个叫敏儿的女人只是两个候车的陌生男女,如此而已,但奇怪的是,车开过来,当人们争先恐后地拥上去,我们两个在伞下只是对视了一眼,好像心有灵犀,都没有挪动半步的意思。

  直到车子把那些叽叽喳喳的男女统统拉走,我们两个依然固执地站在伞下。只是犹疑了片刻,敏儿便把头枕在了我的肩上。她说,对不起,我有些累。当时,我没有觉得丝毫不妥,反而顺势揽住了她。

  我邀请敏儿,去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小坐,看得出,敏儿非常喜欢我的邀请。于是,我们便像恋人般地坐到了那家咖啡馆临街的座位上,我们谁都没有多话,好像一张口便煞了风景。我们只是愉快地喝着咖啡,偶然聊几句。

  这让我发现,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咖啡馆,哪怕只是很安静地坐着,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新鲜的经历,我热爱这种方式,我猜,敏儿也是,因为,在我们第一次喝咖啡的过程中,她的嘴角始终洋溢着缤纷的笑意。

  我渴望和陌生女人接触的念头,在敏儿的面前浓烈了起来,我们因此有了多次喝咖啡的经历。

  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的谈话内容无边无际,没有任何的负累。她说男人的坏话,我则说着对女人的不满。她说工作中同事对她的无聊骚扰,我帮她来分析并且告诉她应对的措施。我有时抱怨事业的不顺心,她则轻声细语地安慰着我。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熟悉的只是如此,别的,一无所知。我们对各自的有所保留,有一种不折不扣的默契。

  我和敏儿固定地在那家咖啡馆喝咖啡。每一次分别,我们会预约好下次喝咖啡的时间,她从来都不迟到。咖啡馆见面后,出了门我们便相背而行,各自打的而去。

  这样的方式,保持了很久,我对她的一颦一笑早已相当熟悉,可是细想,又仿佛是完全陌生的。正因为如此,我才发现我有些欲罢不能。每次分别后,我都渴望着下次喝咖啡的时间快些到来。

  那一天,在看完电影出来沿街散步的路上,我第一次吻了她。我有点失常的激动,而她却很镇静,那个晚上,我第一次失眠,因为我突然嗅到了一丝爱情的气息,颤栗的残酷的爱情的气息,在我以为很能把握自己的时候,我却意外地被缴械了。

  和一个陌生女人相爱?我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逻辑上的错误。

  爱情必然意味着全权地掌握,她一举一动后面的含义,她每天出没的所在,她讳莫如深的过去和未来……关于她,我无法不想知道她的一切。可是出于直觉的感应,我不敢贸然前进,对一个想用隐秘包裹自己并在我的隐秘中找到安全和乐趣的女人,我不敢莽撞地破坏我和她来往的现状。

  于是,我只能小心翼翼地努力。在我们又一次在咖啡馆聊完天之后,我试图邀请敏儿到我的单身公寓里坐坐,但她一愣之后,微笑:还是不要破坏这么久以来,我们苦心经营起来的神秘,好吗?我,不想知道你住在哪里。

  我无言以对,我不能勉强她,当然不能。为着男人的风度,我吞下的苦果,是日复一日内心的虚弱和疲惫的自我挣扎。

  我和敏儿仍然在不断地见面,在咖啡馆,在酒吧,在电影院,在免费开放的公共绿地,她会温存地依偎着我,每个看见我们的人都会把我们当作亲密的恋人,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未被确认的爱情。我不知道敏儿是怎么想的,她绝不是举止轻佻的女子,我敢打赌说她对我的亲近,甚至有一种无邪的纯真在其中,为此,我不知道该感谢她对我的信赖,还是该责怪她对我内心真情的忽略。

  她是怎样一个神奇的女子?当我越来越情不自禁地自问时,我知道我完了。陌生女子的神秘,非但不能满足我对爱情的理想,反而是一种让我不知所措的折磨。

  我沉不住气了。我开始害怕有一天她会突然消失,而我却无从寻找。

  我曾经在夜里,很无耻地几次偷看过敏儿每次来时随身携带的黑色手袋。然而,除了一些女人的化妆品以外,没有任何可以透露她真正身份的东西,我失望极了。我也曾想过悄悄跟踪她,但终于觉得那很卑鄙,最后放弃了。

  我渐渐明白,敏儿是有意的,她不愿意让这种陌生却又是亲密的关系陷入琐碎的真实中。这激起了我倔强的自尊,我选择了宁可在沉默中折磨自己,也不开口打探她的真实情况,而她,让我泄气的是,她不折不扣地遵守着我们的默契,从不询问我的背景。

  我和敏儿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亲昵状态,维持了一年的时间。这个过程,想来有些离奇:我居然用了一年的时间,爱着一个其实完全陌生的女人。

  8月,在这个城市最热的季节里,敏儿突然不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没有任何的预兆,让我猝不及防。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