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西安婚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情感故事:宝贝现在只剩下我和你

时间:2019-06-12 00:51 点击:
星期六的下午,只剩下我和你。 前几个礼拜我右手受伤,手掌一直绑着绷带。这星期三去公司旁边的便利商店,用已经拆掉绷带的右手拿东西给小姐结账,小姐突然问:“你手好了啊?” 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她。她年轻、时髦、笑容可掬,戴着粉红色镜片的墨镜

  星期六的下午,只剩下和你

  前几个礼拜我右手受伤,手掌一直绑着绷带。这星期三去公司旁边的便利商店,用已经拆掉绷带的右手拿东西给小姐结账,小姐突然问:“你手好了啊?”

  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她。她年轻、时髦、笑容可掬,戴着粉红色镜片的墨镜。“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你上次包着纱布来买东西,我印象很深刻。”

  她一天不晓得要招呼多少客人,我当时还戴着口罩,脸遮掉一大半,但她认出我来,还主动向我问好。“我好了啊!你看……”我突然兴奋起来,向她展示手掌上新皮和旧皮颜色的不同。她弯下头看,好像我展示的是一个Gucci包包。

  SARS流行,每个人都开始恐慌。公共场所有人咳嗽,我们本能地停止呼吸。我们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已经把他当成仇敌。进大楼要量体温,若是36℃,我们莫名其妙有了优越感。别人37.5℃,还不敢跟他搭同一班电梯。人与人越来越疏远,很多人虽然还没有被隔离,心情上已经遗世独立。

  很少有灾难,像SARS这样,毫无歧视地影响每一个人。我们虽然保持距离,讽刺的是,我们的命运却从来没像此刻这样紧密地绑在一起。一位同事感染,我们全部要隔离。病毒身上,染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血液。没有疫苗、买不到口罩,当医院拒收病患,当老百姓生了病必须隐瞒时,我们还剩下什么?

  宝贝,只剩下我和你。我不认识你,但我们正在同一个房间内居家隔离。痛苦和希望都在门口,你没办法先走,我也注定久留,这一次,我们要一起承受。我们的武器,只剩下便利商店女孩那种对陌生人的关心。“你手好了啊?”亲爱的,那是我惟一相信的免疫力。杂志封面

  星期六的下午,想看杂志。

  我看杂志不是为了吸收新知,而是为了逃避现实。既然要逃避现实,就不能太仔细看那些字。所以我喜欢买发亮的塑料纸包起来的杂志,没错,就是那种大得像被子、重得像电视的外文杂志。看不懂字,所以去看图。看着看着,感动得想哭。不管是汽车、设计或时尚杂志,里面的照片都是人类生活的理想境界。最好的东西、最美的人,在最适合的灯光和化妆下呈现。我们当然永远也不会有那样的厨房,穿不下那些套装,但在你翻开那页的一刻,凭着想象,暂时拥有了它们。

  你拥有的是一个梦想。周一到周五,你周旋在众多粗俗的人、事和情绪中,日复一日的挫折,让你降低了对自己和世界的标准,对生活失去期望。星期六的一本杂志,让你突然醒悟:咦,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美的地方,这么漂亮的音响,这么精致的皮包,这么人性的计算机。这世界仍有美好的事物,只要我认真减肥、少喝两杯、努力存钱、好好做脸,也许,是的,也许有一天,我的人生也可以像杂志封面。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