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西安婚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历史故事 >

从一则历史故事谈文体

时间:2019-06-11 17:51 点击:
我国的宋朝有北宋南宋之分。宋朝本来建都在北方,现在的河南开封,后世称为北宋。金兵攻破宋朝的首都,把徽宗钦宗两个皇帝掳去了,把许多后妃公主也掳去了,北宋灭亡。赵氏王朝在北方不能立足,偏安江南,称为南宋。金国把徽钦二帝当仆人使唤,给掳去的后

我国的宋朝有北宋南宋之分。宋朝本来建都在北方,现在的河南开封,后世称为北宋。金兵攻破宋朝的首都,把徽宗钦宗两个皇帝掳去了,把许多后妃公主也掳去了,北宋灭亡。赵氏王朝在北方不能立足,偏安江南,称为南宋。金国把徽钦二帝当仆人使唤,给掳去的后妃公主指定了丈夫,或者当做性奴隶,这就是岳飞说的“靖康之耻”。徽宗有个女儿,柔福公主,也成了金人的战利品。四年以后,有一个女子自称是从金人手中逃出来的柔福公主,向南宋的朝廷报到,宋高宗派人盘问测试,认为她是真的,就给她恢复了公主的身份,也给她招了驸马。

可是又过了若干年,金国把韦太后放回来了—添了个人,也添了变量。太后说,柔福公主早就死在金国了,怎么这里还有一个柔福公主?太后当然是最有力量的证人,高宗立刻采信,经过一番严刑拷打,把这个冒牌的公主杀了。这个柔福公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有些学者说,她是真的,她和太后一同做俘虏,知道太后那些“失节事小、饿死事大”的故事,太后既然回到南朝,要重建自己的尊严,必定得杀她灭口。

朝代兴亡是大事,也是常事,如果只是“几时真有六军来”,如果只是“直把杭州作汴州”,一番触景伤景,一阵感慨悲凉,一些抚今忆昔,情感、意念向前延伸,可能委婉曲折,但没有交叉,也没有目的,就像散步一样。这样成文便是一篇散文。那么现在出现了柔福公主,她要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题,她有奋斗的目标,搅动了一池星斗,南宋朝廷的许多人物跟着出现了,有人怀疑她,测试她,考问她,她的奋斗遇到阻碍。故事在彼此的互动、交集、摩擦中延长,像编织一张网。测试,考问,一道道关卡,每过一关,就像打高尔夫挥出一杆;那是她和对手的一次较量,一次碰撞。这就是小说。

最后又出现了太后。太后说,这个柔福公主是假的—不得了,已经结束了的事重新开始,每个人物又站到第一线来。拿线条作比喻,散文若是线条,它向前伸展,不回到原点,也就是根本没有一个柔福公主逃回来。小说若是线条,公主逃回来了,恢复尊荣,这根线回到原点,她和驸马一同快快乐乐地过日子,一切也静止了,结束了。太后出现,造成另外一个局面。面对一个足以毁灭王室尊严的人,一个可能毁灭自身幸福的人,这是什么样的矛盾!面对一个想杀人灭口的太后,这是什么样的危机!每个人都被封闭在宫廷之内,没有逃避的空间,彼此紧紧纠缠在一起,都紧绷神经,不敢懈怠。

每个人都是中心,都牵发动体,每个人的位置都是一个洞察全局的视角,整个事件为之立体化—如果这是线条,多么像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历史上并未发生这个真假公主的疑案,假设有一位作家,他来到北宋旧京汴梁,有感于两宋兴亡,想写一部小说。写小说得有情节,人物的行为产生情节,他得有人物,于是他虚构一个由金国逃回来的公主。

假设后来这位作家想把他的故事编成戏剧,他觉得“戏不够”,也就是情节单薄,于是就加戏,加戏就要增加矛盾,矛盾生于人物互动,加戏就要增加人物,于是他又虚构了一个杀人灭口的太后。

这就是为什么说抄录数据、记流水账不能算是小说。这就是为什么说写散文比较容易,小说较难,戏剧更难。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