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西安婚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传奇故事 >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时间:2019-06-11 17:42 点击:
1979年,在“文革”之后的首届全国美展中,川美高小华的作品《为什么》与《我爱油田》,程丛林的《1968年某月某日的雪》,王亥的《春》便以这一情怀颠覆了当时美

1977年,国内在文革后首次恢复高考。由于“老牌大哥”央美在这一年没有招生,于是川美在77年冬季与78年春季的招生便吸引了云贵川等地的知青、工人、社会青年近三万人的报名。而“神话”的主要缔造者 —— 川美油画系在此次招生中只录取了20人。谁又会想到,正是以这20人的小团体为主的学子,在此后的三四年中,让中国美术界掀起了一股滔天海浪。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川美油画77级毕业照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川美神话缔造者之一高小华77年参考的准考证

“神话”第一章——

“神话”起源,震动中国美术界的“伤痕”

1978年8月11日,上海《文汇报》发表了卢新华的小说《伤痕》,引起读者巨大反响。一时间,对“文革”的反思成为众多文艺工作者思考的主题。

“伤痕”是以一种乌托邦的形态表现了那一段时间中国知识分子对当代人文的一种反省,其主题是反思 “文革” 对大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的影响。而中国知识分子也再一次意识到,作为生命个体的价值和尊严,他们把对国家符号的崇拜转向了对于普通社会人文生态的关注。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1978年,文汇报中登载的《伤痕》

这种思潮同时蔓延到美术界。1979年,在“文革”之后的首届全国美展中,川美高小华的作品《为什么》与《我爱油田》,程丛林的《1968年某月某日的雪》,王亥的《春》便以这一情怀颠覆了当时美术界 以“红光亮”为主流的画作。这一举动,在震惊美术界的同时,也拉开了“伤痕美术”的序幕,开启了“川美神话”第一个高潮 ——“ 伤痕神话” 。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高小华《为什么》

创作年龄:23岁

创作背景:1960年,5岁的高小华随同军医的父母从出生地南京来到重庆(当时还属于四川);1969年,又因父母工作调动而离开。在四川的这9年间,他亲眼目睹了轰轰烈烈的武斗,而正是这段记忆促成了他完成了《为什么》的创作。

影 响:拉开“伤痕美术”序幕,该作品被认为是对一个时代的发问;1978年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程丛林《1968年某月某日的雪》

创作年龄:23岁

创作背景:程丛林《1968年某月某日的雪》同样是在讲述“全国武斗”的那个时代。只是与高小华《为什么》不同,《1968年某月某日的雪》中样描写的武斗场景是以成都市的武斗事件为背景。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徐友渔回忆,1968年成都市的武斗急剧升级,变成了真枪实弹的战争,许多学校、工厂甚至市区,变成了枪林弹雨的战场。

影响:被认为是“概括了一个时代的作品”,1978年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王亥《春》

创作年龄:23岁

创作背景:1970年代末期,成都民间有五六个文化圈子,有美术的、文学的、音乐的、读书的都有,那是一部属于70年代成都文艺青年的一段记忆,而《春》的创作者王亥便是其中一员。《春》描绘的是城市装束的姑娘在绵绵春雨的季节静静站在门前,本该洋溢青春气息的脸庞,却流露出隐隐忧伤的气场。王亥以此松散的艺术语言回击了当时主流“红光亮”的绘画。

影响:作品展出后,王亥收到了来自全国的3000封信,所有文艺青年都在向他讨论人生、社会等问题;1978年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神话”第二章——

奖项“神话”,全国美展中屡夺大奖

而往后数年中(1980 - 1984),罗中立《父亲》、何多苓《春风已经苏醒》等一大批川美的作品在中国美术馆界亮相并屡获大奖,让川美的“伤痕”与“乡土” 达到顶峰,同时也开启了“川美神话”的第二个高潮 ——“奖项神话”。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罗中立《父亲》 1982年全国美术“ 金奖 ”

创作年龄:33岁

创作背景:1965年,1965年,全国正在实施让工农兵到群众中去教学。附中二年级的罗中立来到川东达州(达县)一个叫大巴山新村的小学,随后他住进了一位叫邓开选的老人家中。在教学的日子中,他与邓开选睡在一个床上。而这为老人也成为了他《父亲》中的原型。

影响:罗中立以一幅《父亲》震惊中国画坛,该作品让中国现当代艺术回归对人的关怀;1982年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三段传奇故事,重温影响至今的“川美神话”

何多苓《春风已经苏醒》 1982年全国美术 “ 银奖 ”

创作年龄:33岁

创作背景:《春风已经苏醒》画中的草地是何多苓1969年在大凉山知青生活中躺过无数次的枯草地。据艺术家本人述说:“就在那些无所事事、随波逐流的岁月中,我的生命已被不知不觉地织入了那一片草地。”画中那位孤独的农村小女孩神情专注,若有所思。她正处于充满幻想的豆蔻年华,她渴望春风带来新的希望。仰天而视的狗,直观前方的牛,以及画家不厌其烦精细描写的草地和衣褶,更加映衬出人物细腻而复杂的情绪变化。

影响:该作品是何多苓的毕业作,由于技法过于前卫,使得他导师不愿为其打分。但如今成为“伤害美术”中最为经典的作品,;1982年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神话”第三章—

神话不减,市场、学术连创佳绩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