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西安婚庆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散文诗 >

旗袍(外九首)

时间:2019-05-05 07:58 点击:
青年方阵□孔晓岩(安徽)她沉默,江水也沉默,她奢望抱紧江山只会抱紧自己,不让浪花说话。黄昏打开针线匣黄浦江,一块好料子。生花,生锦。民国拿尺子为她量身

□孔晓岩(安徽)
她沉默,江水也沉默,
她奢望抱紧江山
只会抱紧自己,不让浪花
说话。黄昏打开针线匣
黄浦江,一块好料子。
生花,生锦。
民国拿尺子为她量身。江浪
滚过常德路195号的镶边儿
精致和粗鄙的虱子
以及遗骨
浮出旗袍的轮廓,没有
在一张华美的袍上,千疮百孔
黄浦江。她静静地欢喜着。
或者,沉默

在人间听最美的鬼话

  疯子指着老槐树说:他是我前世的弟弟
为什么站那么多年都不坐一坐
傻子笑了,他说:因为傻,所以罚他站成树
傻子和疯子的下午茶,洒在老槐树的影子里
他们的弟弟,从树影里出来
蹲着,站着,听久了,就坐着
手里拿着拨浪鼓,咕咚一声
落在他们的哭笑里
疯子不疯
傻子不傻
他们在清明节,劝弟弟还回到老槐树去

蝶兰,蝶兰

  哦,那饱满而运动着的美——
蝴蝶在夭折的路途中
也曾看见过这般晨曦
最初:报岁兰,入岁兰,丰才兰
那些被水和光擦亮的乳名
被谁含到嘴边,隐没在不知处
却被传说的隐士们探寻?
如今我再次回乡。
又见它们:穿越故土,林荫间生
闭上的眼睛不再表明落寞
瘦长的叶持剑
守住了那么多黎明
落日时定然要
挽住自己的身影。我说:
再见时,那些爱都会跟着回来
所有的爱
都是一季花开
眼下正是春天,
我在都市里写道:
三月。我生命里能有几个三月?
一呼一吸间,你想要的
是否依旧是
那无法稀释的蓝

在泸州的江边

  12点后,江水开始狂欢,人群如水褪去
谁在黑漆中寻找,灯里掉下的火。
星星和两千多年前的江城对话
故事从酒里流出来,这掉下的火
是故事里没说完的话吗?
我走完13476的步数,江水已远去
灯火扶着话语还回到故事里
一起翻滚出金边的裙摆,扯一块披在身上
就像披上后半生,里子和面子,
交换承诺,尽管我知道
最先叫醒我的,可能只是一朵江浪
而它终究要被那位路人带走

与雪书

  昨夜你来过
短短停留后不知去向
大半个江山都是你的
我在远处看你,穿世间最薄
最干净的羽衣
灯火里的你
旧檐上,欲言又止的你
把杭州说成临安
把南京说成金陵,把合肥说成庐阳
把无休的白说成姑苏城的钟声
却不肯在我的院落认真地飘过
戏台
你说,每次看戏,剧情无非两种
不是走了夫人,就是折了兵
赔本的买卖,一做就是千古
演戏的不厌,听戏的也习惯了
依我看啊,这结局都算好的
不然你去一趟长生殿
或者,打开桃花扇
实在还不行,听听窦娥冤
离合兴亡,有凭也有据
这人间闹哄哄,
演戏的和听戏的,其实都是戏子啊
演着演着就成了真的
真着真着又以为是假的
成百上千个穿青衣的从我跟前走过
要我辨认,哪个才是我前世的妹妹
乌鸦
灯笼提着更夫,走进紫禁城
选择记住或遗忘
棺木打开。世人看
腐朽和新生,并不矛盾
十六岁的康熙
搬离脚边的石头。那些黑色船只。
河流是干的,从脸上流出时,被冬天阻断
乌鸦和白鸽一起飞走
我合上书本,一条大河从天上垂下
我打开书本,这些湿漉漉的黑和白
从皇城根,甩出泥渍
许多乌鸦便飞满了紫禁城
只有一只,站在淋湿的字符里
一声低鸣

悬崖边上

  寻声金钵,法海和
和一道白光
消失在最初的法场。
雷峰塔,轮廓清晰
金山寺的水声,浮出
遗失塔底的一句经文
白蛇默念了半生
从金山寺到雷峰塔
不远
少年徒步,来此认出
他在尘世的母亲
我却睡在悬崖边上
等我的母亲来寻我

五里桥

  渡劫。
潮水刚醒,一层层剥开
能打动我们的,就会浮现
修行的道人踩着石阶,找自己
我踩着石阶,找自己
五里桥伸长的手指,容纳水的喘息
奔跑却仍在原地的等待,我依然两手空空
道人不见,我沉默多年的耳朵
已不听从自己,天空有声音抛来:
“你用骨头搭起桥,你便是永生的”

在镇国双塔

  东西两塔之间
是浮雕的,尘世的脸
脸上石塑的泪,不曾干过
哪一个人不是刚把莲花启在唇间,
又去演凡间过往
文偁禅师,刚刚来过
舍利子被隐在佛身
等我转身
塔内空无一物
我想寻的说的
去向不明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